Menu

巨亏93亿的众泰:董事长还不起9万欠款 拖累两家科创板“新贵”

Source:adminAuthor:admin Addtime:2020/04/26 Click:182

  除了董事长成为被执行人,上个月众泰汽车还经历了2名高管离职。3月17日,众泰汽车发布公告称邓晓明已经辞去公司副总裁职位。辞职后,邓晓明将不再担任公司其他任何职务。

  值得注意的是,众泰汽车不仅自身陷入经营困境,还因无力偿债而拖累供应链上游的2家科创板“新贵”。

  因模仿高端车型而有“保时泰”之称的众泰汽车(000980)2019年业绩触底。众泰汽车25日披露的业绩报告显示,2019年公司净亏损92.94元,较2018年同期的8亿元下滑1261.96%。

  回溯到2016年10月,同属于铁牛集团控股的金马股份斥资116亿元收购众泰汽车100%股份;2017年4月,金马股份收到中国证监会关于其发行股份的核准批复;同年6月,金马股份在深交所举行“重组更名仪式”,正式更名为“众泰汽车”,并完成重组上市。

  04母公司“输血”何时到位?

  01巨亏93亿,商誉预减值60亿

  ▲众泰汽车2019年业绩报告截图

  公开资料显示,铁牛集团所持有众泰汽车股份累计7.86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8.78%。2019年8月,众泰汽车曾发布公告称,拟1元回购铁牛集团所持众泰汽车4.68亿股股份,但由于铁牛集团所持众泰汽车股份被司法冻结和质押,所以业绩补偿承诺一直未完成。

  众泰方面还称,在上述措施顺利实施的前提下,铁牛集团采取股份补偿与现金补偿相结合的方式切实可行,2018年度业绩补偿承诺相信是可以实现的。

  为推出新车型来促进销量,众泰汽车不得不加入研发成本的投入。据最新业绩报告,众泰2019年的开发支出较上年同期增长了260.05%,并注明是“开发新车型支出增加所致。”

  众泰汽车的麻烦不止于此。据天眼查消息,因买卖合同纠纷,众泰汽车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金浙勇已于4月4日被鄢陵县人民法院发布限制消费令。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该案的执行标的为9.08万元。

  杭可科技的违规行为同样有两条,一是未披露暂停执行合同情况及可能由此导致的存货跌价准备的风险、相关预付款披露有误;二是未披露比克动力应收票据到期无法承兑的情况。

  值得注意的是,众泰汽车的经营危机也殃及其新能源供应链上游的几家公司。

  天眼查信息仍显示,众泰汽车仅今年4月就有10个开庭公告信息,主要是买卖合同纠纷和广告合同纠纷。

  销量方面,中新经纬记者查询发现,众泰汽车自2017年10月10日后就再没有披露每月产销数据。而在上述回复函中,众泰汽车称:“2019 年下半年以来,公司大部分车型处于停产或者不连续生产状态,2019 年全年公司的汽车产销量较上年下降70%以上,导致营业收入大幅下降。”

  同日,众泰汽车发布另一条公告称,董事会决定将2019年年度报告披露时间延期至6月23日。

  在收购时,铁牛集团承诺众泰汽车2016年-2019年经审计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人民币12.1亿元、14.1亿元、16.1亿元、16.1亿元。

  事实上,比克动力也是“受害者”。公开资料显示,比克动力成立于2005年,主要从事锂离子电池及动力汽车研发、生产和销售。同时,比克动力也是众泰汽车的电池主力供应商,供货占比达到60%。

  众泰方面董秘回复:“公司已书面督促铁牛集团完成业绩承诺补偿事宜,若铁牛集团长时间未完成,公司会采取诉讼等措施督促铁牛集团完成。”

  另外,铁牛集团下属子公司浙江卓诚兆业投资开发有限公司,具有房地产开发一级资质,在永康已成功开发了多个楼盘。目前,浙江卓诚兆业投资开发有限公司投资建设的两处楼盘即将完工交付,铁牛集团获得的投资收益也可用于归还股票质押贷款。

  ▲众泰汽车股份有限公司被执行信息

  ▲众泰汽车2019年业绩报告截图

  中新经纬记者注意到,众泰汽车在3月对深交所的回复函中曾披露,母公司铁牛集团仍有一笔业绩补偿未兑现。而这笔资金或将暂缓众泰此时的资金困局。

  根据证监会公告,容百科技存在两方面违规行为,一是未充分披露比克动力信用风险大幅增加情况;二是未披露比克动力“回款”的实质为以自身开具商业承兑汇票偿还逾期应收账款。

  对于业绩亏损的原因,众泰汽车曾在2019年业绩预告中表示,受宏观经济形势的影响,汽车行业整体景气度不高,公司汽车销量大幅下降,导致公司营业收入大幅下降,经营成本相对上升,造成经营亏损较大。根据谨慎性原则,拟计提大额商誉减值准备,预计计提商誉减值准备约为60亿元左右,具体金额尚待相关机构进行评估后确定。

  据众泰汽车2019年业绩报告,公司全年营业收入32.04亿元,较2018年的147.64亿元下滑78.3%;净利润为-92.94亿元,较2018年同期的8亿元下滑1261.96%;现金流净额为-10.17亿元。

  3月初,众泰汽车在对深交所的回复函中进一步说明了自身经营困境。“公司2019年资金周转困难,零部件供应商无法有序供应,产品订单不能及时交付,众泰汽车品牌受到了极大的冲击。虽然公司积极采取自救措施,2019年8月从金融机构获得流动资金贷款30亿元用于补充生产流动资金,加大部分车型的排产力度,但是未能从根本上解决公司资金周转问题。”

  中新经纬记者注意到,在深交所投资者互动平台中,多名投资者也对铁牛集团何时能兑现“对赌”协议发出质疑。3月30日,一名投资者称:“公司曾在2019年12月初回复本人对于公司违规行为的举报邮件中明确提出,若2019年12月份铁牛集团无法完成业绩承诺补偿回购注销事宜,公司拟采取包括诉讼之内的救济措施,如今已过去三个月,公司既没有对铁牛集团发起诉讼也没有采取其他救济措施,请问公司意欲何为?”

  因此,按照当时的协议,铁牛集团须向众泰汽车做出业绩承诺补偿。此外,众泰汽车曾表示,如2019年未完成业绩承诺,铁牛集团最大业绩补偿预计需要股份补偿7.92亿股以上。

同花顺上线「疫情地图」 点击查看:新型肺炎疫情实时动态地图>>>

  然而,众泰汽车仅在2016年完成盈利目标,随后一直亏损。根据深交所问询函,众泰2016年-2018年标的业绩完成率分别为101.92%、95.15%、-30.52%。

  02董事长被限制高消费,3月两名高管离职

  由于汽车供应链环环相扣,有分析认为,这笔“连环债”还将影响更多处于产业链上下游公司,而处于这笔“连环债”源头的众泰汽车,危局何时才能解?

  由于众泰汽车业绩大幅亏损,长年拖欠贷款,导致比克电池现金流也陷入瘫痪,无力偿债。2019年8月,比克电池正式向众泰汽车提起诉讼,诉讼标的高达6.21亿元。9月2日,比克电池对其再次发起诉讼并要求冻结其超4000万元资产。

  早年,众泰汽车因模仿国外高端品牌被戏称为“保时泰”、“兰博基泰”等,也一直因车型产品力不足受到诟病。自2019年7月起,全国大部分省会直辖市已切换为“国六”排放标准,而彼时众泰旗下尚无一款“国六”标准车型。本预计今年上市的众泰TS5也未有动静。

  4月12日,容百科技、杭可科技均发布公告称,公司在4月10日收到了中国证监会对公司采取1年内不接受发行人公开发行证券相关文件的监管措施的“罚单”。

  公开资料显示,容百科技主要从事锂电池正极材料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杭可科技是锂电装备科创第一股,集销售、研发、制造、服务为一体。此外,两家公司都属于在2019年7月22日首批登陆科创板的上市公司。

  不久前的3月8日,众泰汽车还发布公告称,公司副总裁陈静因个人原因已经向董事会递交了辞职报告。

  而这两家公司的违规行为均与其共同客户比克动力有关。

  如今,叠加当前疫情因素,众泰称2020年复产计划已经受到影响,车型复产时间也将推迟。中新经纬记者注意到,众泰汽车官方微信自2020年1月24日后就再无更新。

  文:付玉梅标题责编:付玉梅罗琨 赵佳然

  公开资料显示,铁牛集团为浙江省大型民营企业,资产众多。为及时对众泰作出业绩补偿,铁牛集团表示,其在浙江永康拥有多宗工业性质用地的使用权,地块收储过程中,预计可获得收益约34亿元,可用于解除质押3.68亿股。

  03“连环债”牵连科创板2家公司

  证监会表示,调查发现容百科技、杭可科技在申请科创板IPO的过程中存在招股说明书的信息披露违规行为。

  根据规定,铁牛集团在履行完毕2018年度业绩补偿义务后,如所持股份不足以补偿2019年度业绩承诺的,铁牛集团将以现金方式履行业绩承诺。